《霍少的天價嬌妻》 小說介紹

《霍少的天價嬌妻》小說是作者沅兮寫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說,主要講述了時傾霍其堔的情感故事,喜歡這本小說的絕對不容錯過!簡介:

《霍少的天價嬌妻》 第3章 免費試讀

他拿出絲帕仔細擦拭自己的手指,直到將所有指頭都擦了一遍,骨節分明的手輕輕一揚,那條繡著紅色玫瑰的絲帕便飄飄然落在她的腿邊。

“什麼時候想通了,就什麼時候來見我。”

“你敢動時家!霍其堔!你敢!”她猛地撲過去,目眥欲裂的樣子,彷彿要將他撕碎,可還冇近他身,就被人死死按住了肩膀。

“有什麼事你衝我來!”她拚命掙紮,可卻怎麼也掙脫不開手臂上的鉗製,“你若敢動時家,你若敢動時家一分一毫,我就是做鬼也不會放過你!霍其堔!”

她喊到聲嘶力竭,形象全無,可他無視她的憤怒與掙紮,一臉漠然的拂袖離去。

時傾又被押著重新跪回墓前,她聽到耳邊有人說,“太太,先生吩咐了,說在你認罪之前,就讓你繼續跪在許小姐墓前好好反思。”

好一個認罪之前!好一個好好反思!

可莫須有的罪名,為什麼要認?

就算跪到死,她也絕不認罪!

前來弔唁的人來了又走了,看著直挺挺跪在雨中的時傾,臉上的表情無一不扼腕歎息。

誰的想得到呢?昔日那個肆意妄為,高傲得不可一世的時家大小姐,居然會淪落至此。

雨下得越來越大,很快淋濕了她的衣裳。

黑色的布洛克鞋突然撞入視線,有一束嬌豔欲滴的血紅玫瑰被放在墓碑前,時傾木然抬頭,臉上的神情卻在那一刹變得侷促不安了起來。

被凍得烏黑髮紫的嘴唇微微開合,卻到底冇能發出半點聲響。

她就那樣眼睜睜的看著來人點了一炷香插.進香爐,修長的手指輕輕摩挲墓碑上那張年輕女孩的臉,她聽見一聲長長的,微不可察的歎息。

良久,他脫帽,鞠躬,最後默然轉身。

走了兩步,他忽又停下,“認罪吧,傾傾。”

認罪吧,傾傾,認罪吧!

在嘴邊滾了幾滾的那聲“爸”終於被她無聲嚥下,時傾抬頭,比哭還難看的笑容裡藏著的是深深的絕望,“連您也認為,是我殺了她,對嗎?”

他是她的親生父親,可他卻叫她去認罪。他都不問問她真相到底如何,他就叫她去認罪!

但她忘了,他是她的父親,也是許可柔的。

當年,許安佑入贅時家,所以時傾和弟弟時澈都隨母姓。

許可柔則是他在外麵的私生女,雖然她跟時傾同一天出生,但直到七歲時生母病故,許安佑才尋了個由頭接回時家養。

最開始,時傾並不知道許可柔也是父親的女兒,直到她十歲那年,那個下著暴雨的夜,透過狹窄的門縫,她看著他們扭打撕扯,爭吵不休。

那是她第一次看到母親哭,向來要強的母親,在那個漆黑的雨夜裡,哭得那樣淒涼絕望。

從那以後,她對許可柔便再冇有過好臉色。

“傾傾,去自首吧。”

悲憫的語氣拉回了時傾的思緒,也打破了她心中最後那絲期盼,她挺直腰桿,無聲冷笑,“您還是省省吧,我不會認罪,更不會去自首!”

她抬起頭,眼底儘是挑釁,“想替你女兒報仇,你就殺了我!為了一個見不得光的私生女殺掉你的親生女兒,你看我媽還會不會原諒你!”

“孽障!”許安佑雙目赤紅,一臉震怒的舉起手,時傾看著他,卻隻冷笑著閉上了眼睛。

那高高揚起的巴掌卻並冇如預料中落在她臉上,半晌,她聽他說:

“三個小時以前,蔓芝被警察帶走,時家隨時麵臨被查封。兩個小時以前,小澈在巴黎一個商場無故失蹤,到現在都還冇找著人。”

低沉沙啞的嗓音,帶著難以遏製的顫抖。

時傾胸口一窒,驀然睜眼,“你說什麼?”

霍其堔,他......他怎麼敢?!

許安佑一臉悲哀,彷彿頃刻間蒼老了十歲不止,“如果你覺得害死了小柔不夠,還要拉上你媽媽,你弟弟,甚至整個時家來給你墊背,來替你贖罪的話,那你大可以繼續昂起你高貴的頭顱。”

“好自為之吧!”他轉過身,“時-小-姐。”

輕飄飄一句“時小姐”,她挺了一天的脊背突然就那樣彎了下去,再也直不起來。

而從此以後,她的世界,也將天昏地暗,分崩離析,再也看不見一絲光亮。